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暮菖兰的无间地狱】(04完)【作者:莫离】
【暮菖兰的无间地狱】(04完)【作者:莫离】
字数:10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以此连绵,求出无期篇

  等到暮菖兰再次剧烈咳嗽着醒过来,已经离开了那无比的黑暗地带,又回到了先前判官审判的地方,显然是已经通过了之前的重重关卡。

  她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又一次恢复到最初完好无损的模样,虽然四肢依然软软的用不上力气,但这次身体毕竟能够自由灵活的运动,远比上次被金属细丝贯穿全身的感觉好太多了,要不是此时暮菖兰还能从肺里咳出白浊的精液来,暮菖兰几乎都要以为之前经历的酷刑是一场根本没发生过的恐怖噩梦了。

  但此时暮菖兰非但不能松一口气,反而更是显得如临大敌,因为此时那名一直戴着面具的判官带着一脸淫笑的牛头马面,身后影影绰绰的还跟着不知道多少的黑影人形,正站在暮菖兰面前不远处,齐刷刷的盯着她看个不住。

  「你们、你们还想干什么?」暮菖兰喘着气质问道:「前面那些关我都闯过去了,该是你们兑现诺言了吧!快放我回人间!」

  「哼哼,到了无间地狱,哪有想走就走的道理!」牛头在一边嘿嘿的淫笑道:「说起来,我还真喜欢你泡在精液里面的样子呢。」

  暮菖兰又气又羞,红着脸怒斥道:「说好闯关成功就放我回去的,你们这些言而无信的家伙,你们比我更应该进这无间地狱!」

  「好,暮菖兰,你果然还是那个伶牙俐齿,为了钱可以随时出卖朋友的骚婊子!」那个蒙面的判官忽然开口说话,他的声音在面具下瓮声瓮气的,似乎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愤怒:「既然你能闯过前面的那些关卡,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能过了这一关而一声不发,我就允许你离开这无间地狱,反之……嘿嘿嘿,你就留在这等到无间地狱自己消亡的那天吧!」

  「好,你还有什么折磨手段就尽管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样!」暮菖兰此时全身疲软,但还是咬着牙硬气的说道:「从现在开始,到你这场挑战结束,我绝对一言不发!」

  「那你是答应接受这个挑战咯?」马面闻言淫笑着回头看着站在判官身后的那些看不清的人影,大笑着说道:「兄弟们,咱们这么多人,要是都不能把她操得浪叫出声,岂不是太丢人了啊!」

  暮菖兰还没反应过来马面说的话,只见原本都躲在判官身后的那些人影们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随即纷纷的从判官背后一起向自己冲了过来,竟是成千上万个身形相貌各异的壮硕大汉。此时暮菖兰全身还软软的没一点力气,又如何能挡得住那一群如狼似虎般扑出来的大汉,连招架一下都没来得及,就已经被一个半边脸已经魔化的壮汉扯住修长的双腿,直接向后掀翻在地上,那半魔化的壮汉更是丝毫不肯怜香惜玉,一把脱了裤子,挺着粗铁棒般魔化后的肉棒,便向暮菖兰那新生后娇嫩无比的蜜穴里狠狠的捅去。

  「嘿嘿嘿,骚婊子,看你的表情,是不是想不起来我是谁了?」那个半魔化的壮汉一边粗暴的将肉棒捅进了暮菖兰的蜜穴,硕大的龟头狠狠的捣着暮菖兰的阴道软肉,一边淫亵的怪笑道:「嘿嘿,当年你害死那么多人,当然不可能记得住了!」

  暮菖兰闻言心中一惊,也不顾那人魔化后粗大坚硬的肉棒狠狠的捣着敏感的子宫颈时带来的混着快感的剧痛,定睛一看,那半魔化的壮汉脸上满是报仇的快意,暮菖兰看着他的模样,顿时便想起了什么,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哼哼,你想起来了吧?便让我替你说吧!」那判官站在一边,冷笑着看着被身形庞大的半魔人按在地上扯着双腿狂奸、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的暮菖兰说道:「没错,他就是因为你的出卖,而惨遭开封皇甫家屠杀的千峰岭山贼们!」
  判官一边说着,另一边其他几个半魔化的山贼们也纷纷挤了过来,见暮菖兰的蜜穴已经被人抢了先,这时一个山贼提议道:「这骚婊子的奶子这么大,夹着肉棒打奶炮也是不错的啊!」

  说着,他已经抢先抬腿跨过暮菖兰的身子,跪在她双臂之间,一屁股骑在了暮菖兰的肚子上,双手抓住她雪一般香滑软腻的美乳,散发著刺鼻臭味的大肉棒不由分说的从乳沟的下沿里粗暴的捅了进去,被山贼双手紧紧的挤在一起的雪乳夹着肉棒,那个山贼快活得大笑起来,一边用力挺腰,喘着粗气让肉棒飞快的在暮菖兰雪白的乳沟里抽插起来,冰凉滑腻的乳肉就像是蜜穴内壁一样紧紧的包裹住山贼的肉棒,紧致的摩擦感让山贼爽得直喘粗气,随着她的乳沟被山贼肉棒不断由底向上贯穿,激烈的摩擦让她乳沟被擦得通红一片,滚烫的肉棒几乎要顶在她的下巴上,山贼骚臭的体味不断刺激着她的鼻息,渗出着透明淫液的肉棒不时的撞击着暮菖兰的下巴,涂得她满脸骚臭淫液。

  「给我好好看着肉棒啊,看它穿过你奶子的样子多好看!」这个山贼玩的兴起,伸手托起暮菖兰的头,强迫她看着自己在她乳沟里磨蹭的肉棒,因为兴奋而充血的龟头不断重重撞在暮菖兰的下巴上,暮菖兰紧张的闭着眼睛,满脸的羞怯神情,不敢去看那狰狞的肉棒。

  「妈的,不敢看是吧,看老子给你脸上加点颜料!」男人看着她不敢睁眼的惊恐表情,反而更加刺激着他的兽欲,男人舒爽的大吼一声,肉棒向前猛地一送,马眼正抵在暮菖兰的下巴上,肉棒猛地一抖,大股精液喷射而出,汹涌的精液冲击着她的脸颊,击打在她的嘴上、鼻子上,被滚烫的精液直接喷射在脸上,暮菖兰下意识闭眼躲闪,一大股精液就喷进了她的嘴里,更多的精液将她的双眼完全遮蔽,白浊的精液沿着暮菖兰的脸肆意流动着,一直滴落在她乌黑的秀发上,淋了她满头满脸都是精液。

  周围的几个山贼也同样围过来,有的抓起暮菖兰的双手,迫使她紧握住肉棒套弄,而两个山贼则索性跪在暮菖兰的头两边,挺着粗大的肉棒,像擂鼓一般,甩着肉棒狠狠的在暮菖兰白皙的脸颊上左右开弓,肉棒砸在她的脸上啪啪作响,不一会暮菖兰就被肉棒抽打得满脸通红,两个山贼见状,更是不由分说的挺着肉棒在暮菖兰紧闭的嘴唇间粗暴的磨蹭着,感受着她的牙齿刮过棒身带来的极致快感。

  「好想让这骚婊子给我舔肉棒啊!」「哼哼,你不怕被她把你的肉棒咬掉吗?」另一个男人刚想挺着肉棒对着满脸绝望的暮菖兰的嘴里捅去,其他山贼急忙劝阻了他:「妈的,老子等不及要操她了!」

  「哼哼,当然,被你害死的人可远远不止这些,他们当然也都在这等着用你的身体来好好向你复仇呢,不用急,他们都会好好的招待你!」判官继续冷笑着说道:「自己用身体好好的记住吧,有多少人是被你害死的!」

  判官转头看着身后推推搡搡都急着向前挤去的人群,不满的说道:「哼,挤什么挤,你们以为这无间地狱和人间一样吗?想玩她的话,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轻易的玩到!」

  判官说着,轻轻的拍了拍手,只见原本被七八个壮汉围住肆意奸淫的暮菖兰,竟在一瞬间之内,在她身边每隔一小段距离,就化作无数个和她一模一样暮菖兰形象,这些「暮菖兰」各个全身赤裸,看样貌与正在被奸的暮菖兰完全一致,每一个却都有着不同的反应,看着暮菖兰惊恐的表情,判官冷笑道:「在无间地狱,这些每一个人都是你暮菖兰,而你暮菖兰也都是每一个她们,不管是哪个身体在被奸淫,带来的快感和射进身体里的精液都是共同的。换句话说,这里所有你的仇敌,都可以同时奸淫你!」

 眼看着这片宽阔的空地上瞬间遍布既是害死自己的仇敌、同时又是绝色美女
  的暮菖兰,这些曾经被她害死的人们纷纷欢喜的怪叫着扑过去,随便抢到一个就按翻在地上狠狠的操了起来。

  果然当周围的人群纷纷奸淫起暮菖兰的身体时,正被一群山贼按在地上狂奸的暮菖兰紧咬牙关的脸上顿时神情大变,这种同时被各种尺寸的肉棒狂奸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带来的强烈刺激感层层叠加,那如同巨浪般不停的涌上脑海里的强烈快感几乎要让暮菖兰情不自禁的脱口浪叫出声,此时她只能全神贯注集中在自己的嘴上,强忍着浪叫出声的强力冲动。

  「哈哈,他妈的,真是捡到宝了,这骚婊子竟然还是个处!」这时正奸淫着另一个暮菖兰的山贼揪住她的秀发,看着从她的蜜穴和自己的肉棒连接处流出的鲜红血丝,刚刚被捅破的处女膜还紧紧的夹着男人肉棒的顶端,山贼兴奋的大叫一声,用力再猛地一捅,将她的处女膜被彻底捅穿,肉棒径直插入她那还从未被人触及过的蜜穴深处:「妈的,骚婊子,老子就是你第一个男人了,给老子夹紧啊!」

  不等这个暮菖兰有进一步反应,山贼双手扯住暮菖兰的双臂,肉棒如同打桩机般疯狂的在她蜜穴里冲刺着,小腹撞在丰满白皙的臀肉上,发出啪啪啪的粘稠声响。

  「妈的,蜜穴真他妈会夹,感觉在自己吸肉棒似的!」山贼挺着肉棒,每一下都狠狠的插到暮菖兰的蜜穴深处,头目只感觉暮菖兰那紧窄的阴道内壁里粉红的耻肉上每一寸褶皱都如同锦囊一样层层裹住肉棒,每一次抽插被褶皱刮过肉棒的阻涩感简直要让山贼爽上了天,然而随着肉棒的抽插,暮菖兰的蜜穴里也情不自禁的湿了起来,淫水汩汩流出,头目被淫水沾湿的粗大肉棒的抽插也逐渐顺畅起来,这种又涩又滑的奇妙感觉让山贼发出满足的哼声:「骚婊子越操越浪,真他妈的是极品的小骚货!」

  暮菖兰此时双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眯起的眼睛里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脸上满是泪痕,看她脸色潮红的模样,随着肉棒在她蜜穴里不停的抽插,让她情不自禁的慢慢塌下腰,屁股也高高的翘起,似乎在主动迎合著男人肉棒在自己身体里横冲直撞。

  「骚婊子,老子要中出你了,给老子乖乖受孕吧!」山贼大吼一声,双手死死的按住暮菖兰的纤腰,肉棒向里狠命的一插,哆嗦着将大股精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喷进了暮菖兰的蜜穴深处。被堵着嘴的暮菖兰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的头高高昂起,全身紧绷起来,两条腿剧烈的颤抖着,终于在一阵哆嗦之后颓然的趴了下去,脸贴着地面,迷离的眼睛里泪水流得更欢快了。
  除了山贼外,不少因为和净天教的战争而死的四大世家的弟子们也都集中在这里,虽然他们并非直接死在暮菖兰的出卖下,但毕竟这场战争的起因是在暮菖兰的多次算计下才发生的,因此自然也可以算到她头上来。

 这时一个正在猛插另一个暮菖兰蜜穴的折剑山庄弟子颤抖着将精液喷进了她
  的蜜穴深处,她的阴道口被捅得外翻开来,白浊的精液从她无法闭合的蜜穴里汩汩流出,也不知道都是谁射的精液,在地上积了厚厚一滩。

  这时来轮换的夏侯家门人看了一眼暮菖兰那混着不同男人精液的红肿蜜穴,愤愤的说道:「妈的,你们都快把这婊子玩坏了,让我们怎么玩?」

  「嘿嘿,这婊子蜜穴被玩烂了,不是还有屁眼没人插过吗?」另一个夏侯家门人提议道:「也不知道这武林第一美女的屁眼插起来好玩不好玩?」

  「嘿嘿,那就让我试试!」这个来轮换的夏侯家门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抱起仰面朝天瘫在地上不会动弹的暮菖兰,将秀发蓬乱的她重新翻回面朝下趴着的姿势,接着在她翘起的美臀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只听啪的一声响脆响,暮菖兰那雪白的屁股美肉立刻颤个不住,旋即红肿起来一大块,看起来好不诱惑,暮菖兰的屁股被这样抽打,她强忍着才不至于发出痛苦的闷哼声来,夏侯家门人不顾她的反应又狠狠抽了几巴掌,直把她的雪臀拍打得红肿一片,这才停下手,双手托住她的腰部,挺着肉棒对准她臀缝里还没被人操过的屁眼,狠狠的顶了进去。

  暮菖兰没想到身后这人竟连菊门都不放过,随着粗大的肉棒顶在屁眼前猛地一顶,干涩的肠道内壁只感觉被一根滚烫的烙铁粗暴捅入,异样的鼓胀感和嫩肉被撕裂火辣辣的痛混合在一起,让已经被操得神志不清的她痛苦的仰起头,双手死死的捂住嘴不让自己叫出声,先前射进她嘴里的精液也因此从她唇角边溢流出来。

  「妈的,后面夹的真是紧啊,也不知道前面是被你们操得有多松才会这样!」夏侯家门人感受着暮菖兰那紧致温热的菊门肠道紧紧夹裹住自己整根肉棒的快感,一边挺着肉棒在她已经被大大撑开的菊门里逐渐加速抽插起来,只见暮菖兰那被抽打到红肿的臀肉中间,原本娇嫩的菊门被大肉棒撑开成一圈薄皮,随着肉棒进出而不断被翻动着,那个夏侯家门人的肚子啪啪的撞在暮菖兰细腻的臀肉上,让他爽得大呼小叫:「操死你,烂婊子,你这引发魔教之乱害死我们的骚婊子,活该被老子们操。」

  「嘿嘿,乖乖给老子张嘴含好,要是你敢咬坏了,我就把你满嘴的牙齿都打掉,然后缝成蜜穴的样子,让你去给那些畜生道的家伙一个个舔肉棒!」这时正在轮奸暮菖兰本体的那几个山贼挺着沾满暮菖兰蜜穴淫水的湿漉漉的肉棒凑到已经开始翻白眼的暮菖兰的脸前,用肉棒在她脸上左右开弓来回抽了十几下,将满脸精液的暮菖兰本就一塌糊涂的脸上蹭得更加狼狈,山贼用手猛地一捏暮菖兰的下颌,强迫她张开嘴来,将肉棒挺在暮菖兰已经翻白眼的眼睛前威胁道。

  「唔唔……」暮菖兰已经被几个山贼轮奸到神志不清,她翻着白眼,从吐著精液泡泡的嘴里发出一串意义不明的呻吟声,见她已经没什么反应,山贼也毫不犹豫的把肉棒猛地捅进了暮菖兰的嘴里,一直顶到龟头被她的舌头挡住无法再深入为止,山贼的肉棒被暮菖兰的牙齿轻轻刮擦着,龟头又整个深陷暮菖兰舌头的包围里,两个正一前一后狂插暮菖兰的山贼配合著,暮菖兰已经几乎失去知觉的美艳肉体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随着前后的抽插而屈辱的耸动起来。

  不远处,另一个暮菖兰的分身竟被一根顶在子宫口的粗大肉棒狠狠的撞到了失禁,汹涌的淫水喷出来爆了对面的几个山贼一身都是,一个山贼伸手摸了一把满身的淫水,愤愤的骂道:「妈的,骚婊子,淋了我一腿尿,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嘴上骂着,脸上却露出兴奋的淫笑,他对那个还在用肉棒狠狠的撞击着暮菖兰子宫的山贼说道:「这骚婊子母狗竟然胡乱撒尿,给她来点教训尝尝!」
  「好!」那个山贼闻言急忙从暮菖兰被捅得外翻的阴唇里拔出肉棒,扶着自己已经兴奋到快要爆炸的大肉棒抵在暮菖兰刚刚喷过淫水的尿道口,挺着腰开始让硕大的龟头向尿道里一点点挤入。

  暮菖兰武功再高,尿道也是极度敏感脆弱的,那狭窄的尿道口仅仅是因为喷尿而稍作滋润,此时却被山贼粗大的龟头硬生生的向里捅入,硕大的龟头将暮菖兰那敏感的尿道口挤得向外翻开,粉嫩的耻肉紧紧的夹裹住龟头的楞沟,尿道被极度扩张而带来的强烈疼痛混着身体被开发的刺激和淫堕感,让暮菖兰的身子忍不住一阵又一阵的颤抖着,尿道的耻肉被不断的扩张撕裂,混着裂开的血口,那山贼的大肉棒一点点的向暮菖兰的尿道里塞入,把暮菖兰的尿道当做又一处肉穴而开始缓缓的抽插起来。

  暮菖兰那娇嫩的尿道,此时被山贼那根粗大的肉棒向里硬捅,鸡蛋大小的龟头几乎将暮菖兰尿道口那一圈软肉硬生生的撑大到了极限,耻丘上那圈蜷曲的褶皱软肉被撑大到近乎透明,紧紧的裹住龟头的外沿,而随着肉棒粗暴的捅入,娇嫩的粉红肉壁也被撕裂出无数鲜红的血口,这般撕裂血肉的痛感不断的刺激着暮菖兰的神经,让她本能的挣扎着,但是其他男人见暮菖兰尿道被捅露出的痛苦表情,更加刺激了他们的性欲,他们死死的按住暮菖兰。正在狂插她尿道的肉棒向里猛捅的力道之大,竟顶的暮菖兰不住的拱起身子,想叫出声却又紧紧的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声,只能不断闷哼着承受着这样变态而刺激的尿道奸淫。

  暮菖兰尿道被男人粗暴的插入,剧烈的疼痛不断的刺激着她的意识,撕裂的痛苦混着充实快感的复杂感受如同水火交织,交替着冲击着暮菖兰的头脑,不断刺激摧残着暮菖兰最后的清醒意识,一时间暮菖兰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欢快还是痛苦,她的眼前耸动着到处都是男人的肉棒,暮菖兰呻吟着,头脑里最后的一点清醒意识也逐渐崩溃,一点点沉浸在这种痛与爽交织的狂奸之中。

  那个山贼双手死死的按住暮菖兰本能的扭动的纤腰,用力向里使劲一捅,暮菖兰那狭窄的尿道口立刻被捅得大大张开,山贼的龟头立刻整个没入了暮菖兰的尿道之中,粗大的肉棒随着龟头也一点点的向尿道里捅入,敏感的尿道被捅入,已经被操到神志不清的暮菖兰全身立刻一阵哆嗦,两条修长的美腿不自然的紧绷起来,紧紧的夹住压在自己身上的山贼。

  「哦!骚婊子……尿道也这么有感觉!」山贼费了极大力气,终于将肉棒插进了暮菖兰第一次被开发的尿道里,他这才发现暮菖兰的美妙肉体简直就是上天赐予人间最好的肉便器,即使是从未开发过的尿道都能被扩张到极限,像骚穴的软肉一般紧紧的包裹住插入的肉棒,虽然尿道口因为粗暴的插入而被撕开血口,但是却不会反过来带给肉棒过于强烈的勒制感,山贼感受着自己的肉棒被暮菖兰的尿道口温柔的包裹带来的强烈快感,不同于骚穴,暮菖兰的尿道显然更加湿润,被暮菖兰晶莹的淫液一润,山贼的肉棒能毫无阻涩的开始抽插起来。

  一番又一番的轮奸过去,此时已经被射得满身都是精液的暮菖兰也被多重快感叠加刺激得快要失神崩溃,但是那些和她有着杀身之仇的人却丝毫不肯轻易地放过她,除了普通的奸淫外,他们又想出来很多花样,一次又一次的亵玩着取之不尽的暮菖兰的娇躯。

  只见其中七八个上官家门人围成一圈,将几个暮菖兰的身体摆成头对头围成一圈,双膝跪地撅起屁股脸贴着地的淫荡姿势,这七八名暮菖兰如云的秀发无力的贴着脸滑到一边,双手也被捆在背后,一副任人奸淫的姿势。

  跪在这些暮菖兰身后的上官家门人们兴奋的挺着肉棒,每个人同时搂住暮菖兰的腰将肉棒捅进暮菖兰的蜜穴里狠狠的抽插起来,每一次抽插都狠狠的撞击着暮菖兰的蜜穴深处,不少还是处女的暮菖兰此时都被插得鲜血直流,反而成了上官家门人们最好的润滑剂。暮菖兰们的屁股被撞得啪啪作响,被插得不断耸动的肉体之间无力的挤在一起,尤其是她们的臻首互相之间重重碰撞着,这声响更为上官家门人们奸淫暮菖兰时带来了更加强烈的心里满足感,不一会就有好几个人支撑不住在暮菖兰的蜜穴深处喷射出了精液,当他们拔出肉棒的时候,大股的白浊精液也如同瀑布一般,从暮菖兰们跪在地上岔开的双腿间汩汩的流了出来,但是这些年轻力壮的门人们丝毫没有厌烦暮菖兰美艳的身体,反而互相交换自己选中的暮菖兰,又开始新的一轮奸淫,他们一边疯狂的抽插着,一边笑嘻嘻的给这几个暮菖兰们头顶头挨操的阵势起名叫拜仙剑阵,只见不少暮菖兰的蜜穴里还滴着混着血丝的白浊精液,更是给这个名字平添了许多淫亵的味道。

  而那些仍在轮奸暮菖兰的上官家门人哈哈大笑着将肉棒在这些暮菖兰的身体上胡乱蹭着,汹涌喷出的精液泼洒在她们的脸上身上,她们蜜穴、嘴角和美乳的精液在周围火光下闪闪发光。更有性情恶劣的家伙,用手指剥开暮菖兰的眼睛,将精液直接射进她们的眼睛里;或者是几个人轮流射了其中一个暮菖兰一肚子精液,之后两个上官家门人再扶着被精液撑大了肚子的暮菖兰岔开腿,骑在另一个暮菖兰的脸上,剩下的人则站在面前轮流抬腿重踢暮菖兰被精液撑大的肚子,让那些精液如同喷泉一般从阴道口挤溅出来,淋了被骑在胯下的另一个暮菖兰满脸都是,再按着她们两个的脸,让她们用脸互相涂抹均匀精液。

  一个暮菖兰的分身已经因为连续激烈的轮奸而昏迷了过去,正挺着肉棒在她蜜穴和屁眼里同时狂插的两个皇甫家门人看着一声不吭被操晕过去的暮菖兰沾满精液的脸哈哈大笑起来,几个人挺着肉棒,对其他皇甫家门人说道:「一起来给暮女侠一个黄浊尿浴吧!」说着,他抢先尿了起来,黄浊的尿液从他的马眼里喷射而出,尽情的喷洒在了暮菖兰满是白浊精液的脸上。

  昏迷中的暮菖兰突然被骚臭的尿液淋了满头满脸,黄浊的尿液将沾在暮菖兰脸上身上的白浊精液冲刷下来,在暮菖兰的身下积起一大滩黄浊的尿液,暮菖兰喉间呜咽一声,仰面躺在尿液和精液混成的水滩里,嘴角无意识的缓缓吐出淡黄色的液泡。

  「妈的,真是肮脏下贱的骚货,身上这么脏,肚子里全是精液,真是淫荡的烂货,都来给这骚货洗洗澡!」众多皇甫家门人见暮菖兰躺在尿滩里,随着呼吸嘴角一下下吐著泡泡的模样,忍不住纷纷哈哈大笑起来,一个门人忍不住骂道众人见状都是十分解气,纷纷脱下裤子挺着肉棒对着暮菖兰的脸或者胸口就是一泡骚臭的尿液,七八条黄浊的尿液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全部淅淅沥沥的淋在了暮菖兰的脸上身上。

  骚臭的尿液将暮菖兰脸上的精液很快冲洗干净,露出原本白皙的肌肤,皇甫家门人们看着她被尿液淋湿的脸颊,湿漉漉的鬓角不住的向下淌尿着淡黄色的尿液,让暮菖兰那美艳如天仙的绝美模样添了一番异样的淫靡。众人见状都心满意足的狂笑起来,几个人抬起脚,狠狠的在暮菖兰还在溢流着精液和尿液的雪白肉体上狠狠的踩踏起来,暮菖兰的雪乳被一个男人踩在脚下,被踩成了一团雪白的肉饼,另一个男人则把脚趾捅到暮菖兰的面前,半昏半醒中意识不清的暮菖兰茫然的张开了嘴,男人将脚趾捅进了她的嘴里,暮菖兰无意识的含住男人的脚趾舔弄起来,看着暮菖兰做出这般自渎的动作,众人更是笑得忍不住。

  虽然此身唯一,但毕竟身处无间地狱,每一个分身被奸淫时候的痛楚、快感却全部都集中到暮菖兰的本体身上,那层层叠加的快感刺激,远比只是被一伙人轮奸带来的感觉更强烈,暮菖兰的眼睛可以清楚的看到正在轮奸自己无数分身的男人们淫笑的脸,鼻子可以闻到每一个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汗臭味,嘴里更是同时含着无数男人味道不同的浓稠精液,肚子里也被近乎接连不断的喷射进去滚烫的精液,而身体上各处被喷射的精液感觉不断叠加,更是让暮菖兰感觉自己被无数浓稠的精液遮蔽全身,几乎又要被淹死在无数精液之中了。

  就在暮菖兰被狂奸到不断失神昏聩过去,却又咬着牙艰难的不让自己发出声导致闯关失败的时候,这时那个方才就不知道哪里去了的判官此时却用铁链子拴着一个被蒙着头的彪形大汉走了过来,正站在一边得意的看着被射得满身满脸都是精液而狼狈不堪的暮菖兰,诡异的笑着说道:「看你这不服的表情,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不第一个来操你,好让你挟持我逃出去?」

  不等暮菖兰回话,判官意识到暮菖兰此时并不能开口,便忽然换了个娇滴滴的声音妖媚的笑了起来,一边伸手摘掉自己脸上的骷髅面具说道:「你且看看我是谁……」面具摘下,竟露出个美艳不输暮菖兰,妖媚更胜的白皙俏脸来,原来这戴着面具的神秘判官竟不是别人,而正是净天教的另一位护法——毒影,此时的她模样比暮菖兰最后一次见她时更加成熟妖媚,微微眯着的眼睛里满是淫亵的光。

  「怎么,不认得我了?你就算化成灰,我可也是认得你的!」毒影妖媚的一笑,伸手猛地一拽被她用铁链拴着脖子的被蒙头的人,继续冷笑道:「当年你害死我大哥血手,还害得我主上被天下背叛,我恨不得让你生不如死啊!」

  暮菖兰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曾经被自己背叛的昔日同伴阴险的诡异笑容,全身颤得比刚才被群奸还厉害,她绝望的眼神里已经逐渐有了泪花,她绝望的伸出手向毒影,然而却不料一个山贼抓住她向外伸出的手,很快手里便被塞了一根肉棒,紫黑的大龟头烫得她的手几乎抓握不住。

  「哼哼,你暮菖兰被操烂成这样了还不出声,不愧是当年只要给钱就能随便操的烂货,好,要是这个你还能忍得住不出声,就算你厉害,那时我就放你走!」毒影诡异的坏笑了一下,突然向牵狗一样,将被蒙着头的那人猛地揪到自己面前,她看着暮菖兰妖艳的一笑,蹲下身一把扯掉那人的裤子,露出下身阴毛浓密的一根大肉棒出来,毒影一边满眼淫亵的看着暮菖兰,一边张开嘴,娇艳的红唇将那根勃起的大肉棒慢慢的含在嘴里,啧啧有声的吮吸品味起来,那根肉棒尺寸惊人,就像一根铁棒似的,很快就在毒影的吮吸下硬邦邦的挺立起来。

  「看到了吗,这根超级大的大肉棒,嗯……」毒影妖媚的一笑,一边继续转着头换着角度去吮吸那根肉棒,一边伸出双手,慢慢的去解开自己身上的衣衫,等到她身上那长袍滑落下去,毒影那三十多岁却依旧青春美艳的娇躯就赤裸裸的展现在暮菖兰眼前,她一边轻轻伸手抠着自己的粉嫩乳珠,一边媚笑着含着肉棒对暮菖兰说道:「他可是我在这的老炮友了,想必你也一定很熟悉他的,甚至一定也很想要对吧……」

  暮菖兰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那个身影颇为熟悉的人,然而当毒影媚笑着骑在那人身上,伸手扶着他粗大的肉棒,好让肉棒完全的捅进自己的骚穴里后,慢慢的媚笑着伸手掀开罩在他脸上的黑布时,暮菖兰还是终于忍不住的惊叫出声。
  「谢沧行!!」看着自己昔日暗恋的大侠此时正被毒影骑在肉棒上贪婪的扭着纤腰,一副闭着眼睛舒服得享受着快活的样子,暮菖兰的情绪终于超出了崩溃的极限,她情不自禁的绝望大叫出声,试图挣扎着扑向毒影和谢沧行,但是毒影只是一边快活得扭着腰,一边妖媚的舔着嘴唇看着她,一副大仇得报的得意眼神:「他很享受我的骚穴呢,骚婊子!」

  绝望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无边的黑暗终于吞噬了暮菖兰,已经崩溃到发出声音的她已经失去了唯一逃离的机会,绝望让她再也不愿动弹,任凭周围无数的男人包围着她,粗大的肉棒肆意的在她的身体各个部位里粗暴的抽插着。
  她知道自己再也离开不了这里了,无间地狱是没有出口的,这里就是无间地狱。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